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遞四方集運網 >> 遞四方集運新聞 >> 市州播報 >> 定西

定西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這裏讓老人生活在“22℃”

21-03-10 09:04 來源:中國遞四方集運網-遞四方集運日報 編輯:張玉芳

  原標題: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

  這裏讓老人生活在“22℃”

張玉蓮為服務對象洗牀單。新遞四方集運·遞四方集運日報記者 崔銀輝

白碌鄉中山村居家養老服務對象文化生活豐富多彩。新遞四方集運·遞四方集運日報通訊員 易思耿

愛心理髮員張應湖整理理髮工具。 新遞四方集運·遞四方集運日報記者 崔銀輝

白碌鄉一派生機盎然。(資料圖) 新遞四方集運·遞四方集運日報通訊員 牛小棟

  新遞四方集運·遞四方集運日報記者 崔銀輝

  養兒防老,很多人都這麼説。

  但今年65歲的徐志宏卻説,自己的觀念不一樣了,現在他的養老模式很新潮。

  徐志宏所在的村子叫中山村,位於定西市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很偏僻,爬坡越山。在去中山村採訪的路上,通訊也不是很穩定,想要流暢地接一個電話,需要把車停靠下來。

  進了村,記者發現,家家户户“灑”在山屲屲中。看着對面山頭的老鄉家近在眼前,但“望山跑死馬”,想要串個門,得走半晌山路。

  就是這樣的一個山村,卻正在進行農村居家養老服務模式的新嘗試。

  居家養老服務場所有三種。第一種是依託農民專業合作社設立養老服務點;第二種是依託村黨羣服務中心設立養老服務點;第三種是以村民小組為單位,依託舊學校、舊農房以及服務人員住所等場所設立養老服務點。這些服務場所離老人住所最遠不超過15分鐘路程,為老人提供最大便利,讓老人的每一天都在“22℃”的最舒適狀態中度過。

  (一)

  徐志宏從未想過,有一天,他不需要做飯就能把飯吃到嘴裏。

  徐志宏的老伴小時候因意外事故不幸右腿殘疾,兒子徐永文在新疆工作,家務活基本是他一個人承擔。

  以前,和其他中山村村民一樣,徐志宏家的早飯也是饃饃配罐罐茶。墊飽肚子後,去地裏侍弄莊稼。忙活到上午11時許,徐志宏趕回家做他和老伴的午飯。“我大部分的午飯是一鍋子面,就是白水煮麪,再削個洋芋放進去。”徐志宏説,餓過肚子的人,總是吃一鍋子面也吃不膩,而且自己也沒有在飯菜花樣上費心思。

  徐志宏家的廚房很簡陋。出正房向右拐,一間巴掌大的窯洞就是他每天做飯的地方。當地人説,白碌鄉的山以黃土為主,所以這裏幾乎家家都有窯洞。

  在窯洞廚房裏,徐志宏用黃土盤了一個大土灶,挖了兩個灶眼,各架一口鐵鍋。燒一鍋水,15分鐘左右才能沸騰。下雨天,還要冒着雨把飯菜端進屋子裏。

  直到2020年9月11日,對於做飯這件事,徐志宏有了選擇權。

  (二)

  中山村於2020年9月開始設立養老服務點。

  徐志宏所去的服務點依託村黨羣服務中心而建,為附近老年人提供基礎養老服務,吃飯、洗牀單被罩、理髮剪指甲、體檢等,都可以實現。早餐1元,午餐3元,晚餐2元。住在離這裏遠一點的老人,提供代辦代購和定期探視、電話訪問、陪同就診等服務。

  養老服務點剛成立時,並沒有得到村裏老人的支持和認可,相反,有不少人提出了疑慮:

  ——“連自己兒子都管不好的事情,這個服務點能管?”

  ——“作秀呢吧?比劃個樣子!”

  ——“看吧,過不了幾天,這個服務點就關門了。”

  面對質疑,鄉、村幹部三番五次開會、上門解釋,勸空巢老人或留守老人來看一看、試一試。

  陽光灑下來,徐志宏眯了眯眼,這位莊稼老漢一説話就露出憨厚的笑容:“去年9月初的一天,正在自家院子裏幹活呢,村幹部進門告訴我,村上開了個養老服務點,給老人做飯,一日三餐都有。當時我尋思着‘還有這好事?做了大半輩子飯了,能有別人給做飯?兩三元就能吃一頓’?轉念一想,去看看吧,反正也不遠。”

  同村66歲的徐生存比徐志宏還需要解決做飯、吃飯的地方。

  徐生存是五保户,從小聾啞。以前,幫弟弟家幹農活,弟媳婦給家裏人做飯時也一起把徐生存的飯做上。2020年過完年,弟媳婦去城裏帶孫子,徐生存的飯就沒了着落。每天,不是饃饃就是泡麪,湊合着吃。

  去年8月底,村幹部去家裏找到徐生存,拉着他到養老服務點看了一圈,用手比劃着告訴他,以後可以來這裏吃飯。

  中山村養老服務點在2020年8月裝修完成,設施應有盡有。“開張”頭一天,鄉幹部從菜鋪子買來50斤白麪,20斤胡麻油,40斤大米,調料和蔬菜也都置辦齊全。

  2020年9月11日,養老服務點成立的第一天中午,徐生存來了。可到晚飯時,他又不見了人影。村幹部去家裏叫他時,徐生存連連擺手,表示“不好意思”,怎麼能白吃飯呢?村幹部告訴他,這就是專門為村裏60歲以上的老人建的,以後就是老人們的“家”。

  那天傍晚,徐志宏過來了。他記得清清楚楚,當天的晚飯是手擀麪,還炒了兩道菜。“我當時一邊吃一邊想,‘這下好了,以後的飯就在這裏吃了’。”徐志宏回憶説,吃完後,自己把老伴的那份飯帶回家,老伴也連説“好吃”。

  第二天,徐志宏給兒子徐永文打電話:“咱村有居家養老服務點了,以後可以在村子上吃飯了,離咱家還不遠。”

  “那很好啊,以後我就放心了。一頓飯多少錢?”徐永文在電話那頭問。

  “也就兩三塊。”徐志宏説。

  從此,徐志宏家裏“不見炊煙起,但聞飯菜香”。

  (三)

  春寒料峭。站在中山村山頭望去,太陽像手推車的車軲轆大小,把碎碎的金光披散下來,似乎稍一抬手,就能毫不費力地抓一把陽光。村子裏很靜,連犬吠雞鳴也聽不到幾聲。

  “喀喀喀……”從養老服務點餐廳裏傳來的切菜聲打破了這份平靜。專門為老人做飯的張玉蓮左手微弓,緊緊按壓着薄厚均勻的洋芋片,右手握着的切菜刀節奏均勻地在洋芋片上“跳”過,説話間的工夫洋芋蛋就變成了洋芋絲兒。

  接着,張玉蓮轉動液化氣閥門,點火,架鍋,倒油。“刺啦”一聲,洋芋絲倒入油鍋,香味瀰漫。

  一家一家的院子裏冒出的炊煙和飯香,一下子讓這個山間的小村莊升騰起煙火氣。

  徐志宏坐在養老服務點的屋外,曬着暖暖的太陽,一邊吧嗒着煙,一邊等着午飯。此時的中山村,時光是緩慢又柔軟的。

  餐廳面積不大,目測七八平方米,一進門就能看到掛在牆上的菜單:

  週一——早餐:花捲、稀飯

  午餐:臊子面、涼菜(1—2個)

  晚餐:米飯、青椒炒肉

  週二——早餐:花捲、雞蛋

  午餐:漿水面

  晚餐:雀舌面、土豆絲

  週三——早餐:花捲、稀飯

  午餐:西紅柿雞蛋麪

  晚餐:蓋澆面(飯)

  ……

  菜單最下方,印有“夕陽無限好,人間重晚晴”字樣。

  飯桌靠菜單牆置放,前方半米是取暖用的火爐,爐子裏的火焰畢畢剝剝。飯桌旁有一台冰櫃,裏面放着肉。沿冰櫃轉角過來,支着切菜的案板。案板旁是一台電飯鍋,專門蒸米飯。再往前,擺放着村裏大部分人以前沒見過的洗碗消毒櫃。挨着窗口的是做飯用的燃氣灶。設施簡單,卻也應有盡有,收拾得乾乾淨淨。

  食材每週採購一次,基本上由白碌鄉副鄉長藺志英負責,一般買上十來個西紅柿,十來根大葱,五六個洋葱,洋芋、菜花、青椒等菜鋪子裏的新鮮蔬菜每樣三四斤,再加上兩盤雞蛋。米、面、油吃完了隨時買。

  聊着聊着,太陽爬到了正當頭,晌午到了,午飯也做好了。徐志宏滅掉手中的煙,和徐生存一起走進餐廳,坐下。

  方桌上,鋪着米色格子桌布。飯菜已擺好,米飯、炒土豆絲、清炒菜花、蘑菇炒肉絲。徐志宏説,味道不錯,他能吃得慣。老人們一邊吃飯,還可以一邊拉家常。

  張玉蓮今年58歲,一看就是利索人。她身穿紫紅色外套和黑褲子,再配一雙黑皮鞋,頭上一個紅色蝴蝶結髮卡將碎頭髮扎住。“在這裏做飯後,感覺自己整個人攢勁了呢。”説着,張玉蓮挺了挺腰身,上身微微前傾,眼眸裏閃出了亮光,一下子讓她的整個臉龐也亮麗起來。

  張玉蓮家是建檔立卡貧困户,老伴已過世,兒子在白銀市靖遠縣打工,家裏只剩自己一個人,平時隨便糊弄一下,就算一頓飯。在這裏做飯,相當於公益性崗位工作。

  在這裏吃飯的幾位老人,都有張玉蓮的電話,誰有事不吃飯了,給她打個電話説一下就好。

  張玉蓮是個閒不下來的人。

  每天早上到村裏的一家合作社餵羊,300只羊的飼料,由張玉蓮和陳俊梅兩位老大姐一起餵養,差不多2個小時就完成了。

  幹完了合作社的活兒,張玉蓮騎上自行車往養老服務點趕。進大門口,把車停在北牆邊。走進餐廳,打水,洗手,洗菜,做飯。

  “看着老哥們吃飯吃得香,我心裏也高興!”張玉蓮對這份新工作很滿意。她説能有事幹,自己心情也好。

  吃完飯,大家在記錄本上登記好。翻開登記本,時間、服務對象姓名、內容以及服務員姓名,一目瞭然。

  (四)

  飯後,老人們有的聊聊天,有的撥弄幾下服務點的樂器,有的擺上棋盤“殺”幾局。大家都説,有位叫徐志遠的老人是老漢中的“文藝擔當”,喜歡拉二胡。

  當然,養老服務點的娛樂項目不盡相同。離這家服務點半小時左右車程的定西會豐農機農民專業合作社成立的養老服務點,老人們愛掀“牛九”(當地的紙牌遊戲)。

  不管哪個服務點,飯後的這個時候,往往是老人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靜謐的山村不時傳出陣陣笑聲。

  此時的張玉蓮並沒有閒下來。她把碗筷洗刷好,放進消毒櫃,按下消毒鍵。哪位老人帶來需要換洗的衣服、牀單被罩,她幫忙放進服務點的洗衣機裏。

  洗衣粉洗、清水再過幾次。牀單洗完後,張玉蓮雙手伸進洗滌桶中,撈出牀單,粗略擰幾下再放進脱水桶。甩幹後,張玉蓮掀開蓋子,取出牀單,抖幾下,攤開晾在晾衣繩上。

  徐志宏説,這洗衣服的服務也幫了他不少忙:“以前我自己在家洗牀單被罩,冬天得先燒一壺水,要麼水冰涼冰涼的。手洗麻煩得很,我們也就很少洗了。”

  為了讓老人們更有尊嚴,中山村養老服務點還提供理髮、剪指甲等志願服務內容。村民張應湖是建檔立卡貧困户,於去年1月份被聘為愛心理髮員,幫他增加了一份公益性崗位的收入。為了能勝任這份工作,張應湖去年4月份還到定西市接受了培訓。

  “我學會了洗頭,要用手指肚按摩頭皮,不能用指甲去抓頭皮。”張應湖説,“我為老人們理髮主要是剪短就行,也不追求啥髮型,理完後再洗一次頭,把碎頭髮洗掉。”

  張應湖把自己的“傢伙什兒”整整齊齊地放在一個紙盒裏。一把普通剪刀,一把用以打薄的鋸齒狀剪刀,一把米黃色的梳子,一個夾子,還有一個護裙。

  張應湖並不瞭解時下最流行的髮型,但他為老人理髮時一點也不含糊,該有的步驟一個也不少,一般整個理髮過程下來需要20分鐘。

  村裏的幾位老人對這位愛心理髮員很滿意。徐志宏説:“以前我們三四個月理不了一次頭髮,都是用剃頭刀剃,找鄰居幫忙,隨便理一下。現在方便多了,夏天一個月一次,冬天基本上四十天左右(理一次髮)。到了冬天,衣服也不經常洗。現在出門體面多了。”説着,徐志宏摘下帽子,摸摸自己的頭髮。

  徐生存老人雖然不能通過言語表達,但每當理髮員理完髮後,他會為對方伸出大拇指,送去一個誠意十足的“贊”。

  一個月下來,張應湖要為十幾位老人理一次髮,腿腳不方便的老人,他便上門服務。

  從2019年9月開始,中山村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志願者開始幫老人剪指甲,陪空巢或留守老人聊天拉家常,看到老人家裏哪裏需要收拾了,二話不説,挽起袖子,拿起抹布,讓老人家裏時時整潔。

  人到老年,健康最重要。中山村村醫莫負學為全村老人免費檢查身體,每兩週一次。小問題,村裏治;大問題,早發現。對於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服務人員每天上門照顧;部分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服務人員每三天上門服務一次。

  當然,服務人員多是老人的熟絡人,有農民專業合作社工作人員,有公益性崗位人員,有村社幹部,有本村的志願者。一來二去,服務人員對所服務老人的需求越來越熟悉,而老人對服務人員也越來越信任。潛移默化下,中山村尊老敬老的風氣也愈發濃厚,村風村貌相較以前提升了不少。

  中山村的老人們和祖輩、父輩比較時,都感覺自己很幸運。那時山上連草都沒有,真的是“和尚山”,一天只能吃兩頓飯,白麪大米簡直是奢望。洗澡,更是件奢侈事,有人甚至一輩子都沒有洗過澡。

  而那些,都是半個多世紀以前的事了。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遞四方集運網”的稿件,均為中國遞四方集運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中國遞四方集運網”。

精彩推薦

  • 定西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這裏讓老人生活在“22℃” 定西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這裏讓老人生活在“22℃”
  • 【遞四方集運】柴強委員:建設遞四方集運現代種業基地助推我國種業振興 【遞四方集運】柴強委員:建設遞四方集運現代種業基地助推我國種業振興
  • 【遞四方集運】楊維俊代表:打造張掖國家級種業振興示範園 【遞四方集運】楊維俊代表:打造張掖國家級種業振興示範園
  • 遞四方集運旅遊丨青城古鎮 跨越千年芳華猶在 遞四方集運旅遊丨青城古鎮 跨越千年芳華猶在
  • 隴海鐵路遞四方集運段“集中修”正式開始 隴海鐵路遞四方集運段“集中修”正式開始
  • 張家川縣首批搬遷移民羣眾入住蘭州新區 張家川縣首批搬遷移民羣眾入住蘭州新區
  • 新華全媒+|看!這裏是祁連山,雪豹的家 新華全媒+|看!這裏是祁連山,雪豹的家
  • 遞四方集運代表團分組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 楊曉渡林鐸任振鶴等參加 遞四方集運代表團分組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 楊曉渡林鐸任振鶴等參加

關注我們

中國遞四方集運網微博
中國遞四方集運網微信
遞四方集運頭條下載
微博遞四方集運

即時播報

1   【遞四方集運】乍暖還寒 兒童需防傳染病
2   【遞四方集運】春季養陽正當時
3   定西安定區白碌鄉中山村——這裏讓老人
4   聽!遞四方集運代表委員在人民日報發出的“兩
5   中歐班列“體檢師”:“望聞問切”辨車
6   【遞四方集運】堅持生態優先 推動綠色發
7   【遞四方集運】在生態文明建設上展現新作
8   【遞四方集運】柴強委員:建設遞四方集運現代種
9   【遞四方集運】楊維俊代表:打造張掖國家
10   【遞四方集運】讓百姓感受到更多“民生温
11   遞四方集運省道路交通安全工作會議召開 餘建
12   石謀軍在全省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
13   遞四方集運旅遊丨青城古鎮 跨越千年芳華猶在
14   隴海鐵路遞四方集運境內大“體檢”:誤差精細
15   蘭州市高考“一診”11日開考
分享到